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动态

西河大熊猫寻踪记

发布时间:2014-04-26  来源:

 3月砭人肌肤的冷雨,将西河涂得一片阴沉。由于连日的扉扉细雨,使平静久日的西河水顿时咆哮起来,座座山峰叠青泻翠亦将冬日凄凉迹象冲洗的无影无踪。清风抚过,树梢的叶片顿时籁籁低语,仿佛欢迎我这个久违的客人。

第五次踏入西河的我,站在鹿茸坪山坡上,望着蜿蜒流转的西河水,不免心中冒出一股惧怕感。我们这次进入西河能拍摄到大熊猫吗?在野外工作约10年,很少在野外实地碰见过野生大熊猫。
望着前行队员踏入波涛汹涌的河水,嘴里不停给自己打气的叫声:“不冷、不怕,”望着已过河的队员,只好硬着头皮,鼓着仅剩的一点勇气向河水走去。剌骨的疼痛让我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声,脑中在此时显得是那么空白而无力。
在34道河水浸泡与长达7个小时的奔波下,队员已显得疲惫不堪,队伍在火草坝河滩上草草的找了一个宿营地来等待着渐渐降临的黑夜。


沉沉暗夜的水流声响得是那么清脆,望着夜空中微弱浅淡的光点,仿佛那是迷失方向的魂灵,为了缓解喉头的干渴,我吞了一口唾液,那声音在夜的岑寂中居然发出意外回声,在此时才真正体会到自己是那么孤独无助。
在野外寻找大熊猫的痕迹容易,但要发现大熊猫的实体却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连续两日竹林中的搜索,队员也只发现了不少大熊猫的足迹与粪便。来时寻找大熊猫的雄心在此时也开始渐渐消退。
4月2日上午9时左右,搜寻队员正沿着前日的路线寻找大熊猫的踪迹时,三江保护站工作人员张亮发现了一团新鲜的大熊猫粪便,并马上通知了其他队员,通过对粪便的观察,此粪便因还有少许余温,并断定了该熊猫就在此区域才活动过。为了不让大熊猫从搜寻的路线中漏出去,队伍采取2人一小组并间隔20米拉网式的搜寻方法,向山粱搜。
走在浓密而死一般寂静的竹林中,地上散落冬季的枯叶在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身后还不时的响起低微而干涩的“咔嚓”声,竹林中充满着令人窒息的沉闷。仿佛所有动物都在竹林中睁着一双大眼屏息敛气的等待我们的离去。
一个人坐在山岗上,望着远方象似冻僵的白云久久发呆,难道我们找错方向了吗?正当心烦意乱之时,离我近10米的竹林中传出“咔嚓”的响声,这时三江保护站的王世明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似的,跑到旁边说:“是不是熊猫在动”,寻着声音发出的方向,一个长有圆圆的老袋、黑黑的耳朵和戴着墨镜的家伙渐渐出现在我眼帘中。我情不自禁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叫了一声:“熊猫”也许是这一并不大的叫声打破了山中的宁静,大熊猫抬起它那俏皮脑袋久久的凝望着我们,象似在说:“这是什么动物,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在双方对看了近10秒的时间,我才从惊异中回过神,刚从摄影包里取出摄影机时,熊猫象似害羞一样,拼命向竹林深处跑去。沿着大熊猫奔跑的方向追去,一路上仿佛山中只有竹林向我奔跑的“刷刷”声、急促的呼吸声与“嘣嘣”的心跳声。什么也不能顾及了,手上、脸上也不知被竹枝刮破多少血痕,疼痛对我当时来说只是一个陌生词。
在竹林中追逐近1个半小时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望着前方不到十米跑的大熊猫,它也是跑跑停停的一会回头看看我们,像似在说:“来啊!我在山中好久没有朋友和我捉迷藏,你们陪我多玩玩可以吗”。望着它那一幅憨态,不由对它说:“你慢一点行吗?又不会伤害你。”大熊猫象似看懂了我们的心思,朝我们走了几步,当摄像机刚举起时,它又疯了似的又朝竹林中奔去。中场休息后,又是一轮新的追随。竹林中顿时又响起“刷刷声、急促的呼吸声与嘣嘣的心跳声”。
近两个小时的追随,大熊猫把我们又重新带回了发现它的地方。队员在此时已疲惫不堪,大熊猫悠闲的站在山坡上,望了望我们这一幅狼狈不堪的样子,扭着它那笨重的屁股悠然自得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现中。
在接下来7天的竹林生活中,再也没有发现我那调皮而憨厚戴墨镜的朋友了。在西河的11天的野外工作中,虽然身体上十分劳累,但大自然在精神上却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快乐。
此次中河大熊猫寻踪的另外两个小组,虽然没有那么幸运拍摄到野外大熊猫的实体,但他们收集到了春季大熊猫活动情况的大量数据,为我区今后的大熊猫监测提供了宝贵的数据资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