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动态

站在历史新起点上的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4-04-26  作者:test1  来源:

 在多年的大熊猫饲养管理和科研工作中,研究中心坚持从实际出发,走大胆创新之路,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管理体系。近年来创造性地提出了“爱心饲养”、“仿生育幼”、“优生优育”等先进理念,致力于环境富集技术的运用。更加注重大熊猫的心理健康、个体活力、生活福利以及种群质量,逐步掌握了多项世界领先的核心技术,正在完成从量变到质变

在多年的大熊猫饲养管理和科研工作中,研究中心坚持从实际出发,走大胆创新之路,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管理体系。近年来创造性地提出了“爱心饲养”、“仿生育幼”、“优生优育”等先进理念,致力于环境富集技术的运用。更加注重大熊猫的心理健康、个体活力、生活福利以及种群质量,逐步掌握了多项世界领先的核心技术,正在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衍变。

通过全面深入开展爱心饲养和培训工作,增进管理人员与大熊猫的情感交流,在人与大熊猫之间缔造独特的和谐关系。2005年 起,研究中心对大熊猫饲养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爱心饲养”新理念开始在研究中心全面推行,这标志着研究中心对大熊猫的关注从生理健康层面上升到了心理 健康层面。饲养人员通过爱心饲喂、语言交流、眼神交流、身体触摸以及食物奖励等方法与大熊猫建立起良好的信任关系,有效缓解大熊猫的心理压力,改善了圈养 条件下由于人为原因造成的大熊猫不良行为习惯,使大熊猫在无须麻醉状态下可接受肌肉注射、B超、采血、人工采精和授精等各项工作,极大减少了这些工作给大熊猫的生理和心理带来的不良影响,为大熊猫的正常发育、发情配种以及接受医学检查和保健服务打下了良好基础。2005年,研究中心对大熊猫“壮壮”在非麻醉状态下进行人工采精取得成功,这在国内外大熊猫培训领域尚属首次,成为大熊猫爱心饲养成果的生动范例;2008年5.12大地震发生后,研究中心工作人员通过加强爱心饲养,使在地震中受到惊吓的大熊猫在较短时间内逐步消除了应激反应、恢复正常,取得了震后大熊猫发情配种和受孕产仔的重大胜利。

研 究中心通过模拟母兽育幼环境和行为开展大熊猫人工育幼,并且成功研制出了人工配方乳;通过定期换取幼仔确保双胞胎幼仔都能享受到母亲的哺育,方便工作人员 监测新生幼仔生长发育情况;通过声音、影像刺激,熊猫玩具模拟培训和人工辅助培训三种方式,对部分不会带仔的初产大熊猫进行系统的培训,教会其能够更好、 更安全地带仔。如此,逐步探索出了一套成熟、完整的大熊猫人工育幼技术,在研究中心大熊猫人工繁育史上创造了一个个奇迹。1999年大熊猫“白雪”产下的双胞胎幼仔之一,体重只有53克,成为初生体重最轻的大熊猫幼仔,经过研究中心人工育幼成功存活;1999年8月18日,大熊猫“1#”产下世界首例有图像和实物记载的大熊猫三胞胎,经人工育幼成功存活2仔。

在实现圈养大熊猫种群自我维持与发展的基础上全面推行优生优育。对于研究中心来说,单一地追求圈养种群数量的增长已经成为了历史,研究中心根据现有的种群结构和未来发展要求,于2010年 鲜明地提出了 “优生优育”理念。主要通过严格的血缘管理,避免近亲繁殖,确保种群遗传多样性;通过让产仔后的雌性大熊猫第二年进行调整休养,既能帮助其恢复身体,又能 让宝宝有更长的时间呆在妈妈身边学习生存技能;通过将年龄较大和身体素质差的雌性大熊猫淘汰出繁殖队伍,确保每一个繁育的大熊猫幼仔都是体质优秀的个体。“优生优育”理念的全面推行,充分保证了人工圈养大熊猫种群的安全和质量,提高了大熊猫人工饲养种群的活力,同时为人工繁殖大熊猫回归野外提供了更多优质的大熊猫种源。

 将圈养大熊猫通过野化培训后放归野外,使其融入野外种群,从而实现对野生大熊猫的保护,是开展人工饲养、繁殖大熊猫和迁地保护的最重要目的。当完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圈养种群这个“原始积累”后,研究中心人就迅速地将目光投向了野化放归这个领域。

研 究中心大熊猫每年都以两位数的数量在增长,能够源源不断地为野化放归研究提供优质的试验个体,而且还有一批当年就是从野外来的或有过野外研究经验的高级技 术专家,专业涵盖行为生态、生理生化、植物学、遗传学以及病理等学科,再加上研究中心本身就处于野生大熊猫栖息地内,有条件优秀的试验场地和软硬件设施, 所以研究中心是目前开展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和放归各项条件最成熟的机构。2003年7月8日,研究中心在全球率先启动了人工繁殖大熊猫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项目,即“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一期项目”。研究中心人工繁殖的雄性亚成体大熊猫“祥祥”被放入野化培训场进行野外生存能力培训,迈出了实现人工繁育大熊猫回归野外历史性的第一步,成为大熊猫科研保护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科研人员从多角度探索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技术,在圈养大熊猫个体脱离对人工食物的依赖、建立巢穴、躲避恶劣气候环境与寄生虫、领地意识形成以及野外生存竞争等方面积累了大量宝贵资料。2006年4月28日野化培训大熊猫“祥祥”被放入卧龙自然保护区“五一棚”地区,这是全世界首次将圈养繁育的大熊猫有计划地放入纯野生环境。

2010年6月20日,“卧龙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启动会”在都江堰召开,来至国内外的专家对研究中心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的实施计划等进行了科学论证。7月20日,“草草”、“紫竹”、“英萍”、“张卡”四只完成配种的大熊猫正式启程前往卧龙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生活,野化项目正式进入母兽带仔野化培训阶段。8月3日,大熊猫“草草”顺利诞下一仔,该幼仔是首只在野化培训基地诞生的大熊猫幼仔,它的出生标志着卧龙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又迈出了关键的一步。研究人员对“草草”及幼仔健康状况、行为、巢穴选择等进行了严密的监控和分析。根据各项测量指标显示,目前,“草草”带领幼仔在野化培训场生活状况良好,而且该幼仔生长发育多项指标均超过了常规圈养条件下的初生幼仔。根据项目研究计划,近期“草草”及幼仔将逐步过渡到更高海拔和更大面积的培训场去生活。

大熊猫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的开展,正在为大熊猫迁地保护从野外来到回野外去画上一个完整的圆圈,将为圈养大熊猫探索一条回归自然之路。通过对放归大熊猫的长期监测,还将有助于进一步深入开展大熊猫野外生态、行为、繁殖、疾病等方面的研究,扩展对人工大熊猫圈养繁殖研究的认识。

2010年11月19日,卧龙“海归大熊猫乐园”在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雅安碧峰峡基地落成,园区生活着“华美”、“美生”、“泰山”、“福龙”、“苏琳”和“珍珍”等6只出生于海外的大熊猫,形成了目前最大的海归大熊猫种群。

多年来,研究中心积极与国内外大熊猫饲养与研究单位开展了长期的交流与合作,在大熊猫繁育、文化交流、公众教育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效。从1996年研究中心第一对大熊猫“白云”和“石石”前往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定居,14年来研究中心先后有14只大熊猫跨出国门,前往世界各地生活,研究中心也先后跟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泰国清迈动物园、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国外大熊猫共繁育10胎13仔,存活9仔,大熊猫国际科研合作经过多年发展和共同努力,已取得了累累硕果。此外,目前生活在研究中心的“武杰”和“沪宝”即将前往新加坡开展为期10年的合作研究,“比力”和“仙女”也将远赴日本东京上野动物园。

研究中心大熊猫正在积极参与各项国际国内重大事件与活动,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1999年,为庆祝香港回归,中央政府从研究中心挑选了一对大熊猫“安安”和“佳佳”赠送给香港同胞。2007年,为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中央政府再次从研究中心挑选了一对大熊猫“乐乐”和“盈盈”赠送给香港同胞,目前四只熊猫均生活在香港海洋公园。2008年,大陆同胞赠送台湾同胞的大熊猫“团团”和“圆圆”也来自研究中心。2008年5月,卧龙8只大熊猫前往北京,助威百年奥运;2009年,卧龙6只大熊猫再次前往北京,献礼祖国60华诞;2010年1月,卧龙10只大熊猫前往上海,为世博争光添彩;2010年10月, 卧龙6只大熊猫前往广州,为亚运盛会助威。

在世界各地一次次掀起熊猫热潮的同时,研究中心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大熊猫国际科研合作与公众教育所需大熊猫个体的最主要输出基地和合作平台。不仅充分展示了中国在以大熊猫为代表的濒危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保护中取得的重大成果,还拉近了世界与中国、世界公众与大熊猫的距离。

致 力于大熊猫科研保护是研究中心的历史使命,这个使命未曾因为大熊猫种群发展的难题而改变,更未曾让位于汶川大地震带来的满目疮痍。在大地震中,研究中心全 体员工以誓与大熊猫同在的决心和勇气积极开展自救,冒着生命危险搜救、转移大熊猫,把大熊猫的伤亡降到了最低,取得了抗震救灾的伟大胜利。在灾后重建中, 研究中心着眼于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的未来发展,牢牢把握大熊猫种群质量和野化放归研究的工作重心,综合自然生态环境、科研力量、保护基础、次生灾害等因 素,进行充分论证,制定了基地重建规划。重建基地选址定于卧龙区内耿达乡神树坪—洞口槽—黄草坪一带,拟建成集大熊猫科研、人工繁育、野外放归培训于一体 的综合性基地。同时,还将在都江堰青城山镇石桥村的卷洞沟建立一座大熊猫救护与疾病控制中心。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重建完成后的研究中心将以卧龙为中心, 包括卧龙基地、雅安碧峰峡基地和都江堰疾病防控与救护中心三个基地,集科研、饲养、公众教育、宣传展示、旅游、野化培训与放归等功能为一体,充分满足大熊 猫的生活福利和科研需求,满足公众教育与文化传播的需要,理念更先进、功能更完善、设施更齐备,将成为全世界最大、最先进、实力最雄厚的大熊猫科研保护机 构,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大熊猫保护和研究中心。

从 攻克繁育“三难”,到实施人工饲养新理念,再到迈出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第一步,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始终走在大熊猫科学研究领域的最前沿。如今,从地震 中重获新生的卧龙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爱心饲养”、“优生优育”等先进理念已实现普及应用,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项目正在深入推进,圈养大熊猫种群正 在经历由数量到质量、由人工圈养到回归自然的历史性跨越。而遭受地震破坏的卧龙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重建工作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是开启大熊猫科研 保护事业美好未来的又一历史转折点,站在这一起点,我们看到,研究中心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已经步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

   未来的研究中心,将站在全世界大熊猫保护事业的潮头,迎接新的挑战,继续引领和推动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的发展,在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的新征途上谱写更加辉煌灿烂的篇章!

的衍变。

通过全面深入开展爱心饲养和培训工作,增进管理人员与大熊猫的情感交流,在人与大熊猫之间缔造独特的和谐关系。2005年 起,研究中心对大熊猫饲养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爱心饲养”新理念开始在研究中心全面推行,这标志着研究中心对大熊猫的关注从生理健康层面上升到了心理 健康层面。饲养人员通过爱心饲喂、语言交流、眼神交流、身体触摸以及食物奖励等方法与大熊猫建立起良好的信任关系,有效缓解大熊猫的心理压力,改善了圈养 条件下由于人为原因造成的大熊猫不良行为习惯,使大熊猫在无须麻醉状态下可接受肌肉注射、B超、采血、人工采精和授精等各项工作,极大减少了这些工作给大熊猫的生理和心理带来的不良影响,为大熊猫的正常发育、发情配种以及接受医学检查和保健服务打下了良好基础。2005年,研究中心对大熊猫“壮壮”在非麻醉状态下进行人工采精取得成功,这在国内外大熊猫培训领域尚属首次,成为大熊猫爱心饲养成果的生动范例;2008年5.12大地震发生后,研究中心工作人员通过加强爱心饲养,使在地震中受到惊吓的大熊猫在较短时间内逐步消除了应激反应、恢复正常,取得了震后大熊猫发情配种和受孕产仔的重大胜利。

研 究中心通过模拟母兽育幼环境和行为开展大熊猫人工育幼,并且成功研制出了人工配方乳;通过定期换取幼仔确保双胞胎幼仔都能享受到母亲的哺育,方便工作人员 监测新生幼仔生长发育情况;通过声音、影像刺激,熊猫玩具模拟培训和人工辅助培训三种方式,对部分不会带仔的初产大熊猫进行系统的培训,教会其能够更好、 更安全地带仔。如此,逐步探索出了一套成熟、完整的大熊猫人工育幼技术,在研究中心大熊猫人工繁育史上创造了一个个奇迹。1999年大熊猫“白雪”产下的双胞胎幼仔之一,体重只有53克,成为初生体重最轻的大熊猫幼仔,经过研究中心人工育幼成功存活;1999年8月18日,大熊猫“1#”产下世界首例有图像和实物记载的大熊猫三胞胎,经人工育幼成功存活2仔。

在实现圈养大熊猫种群自我维持与发展的基础上全面推行优生优育。对于研究中心来说,单一地追求圈养种群数量的增长已经成为了历史,研究中心根据现有的种群结构和未来发展要求,于2010年 鲜明地提出了 “优生优育”理念。主要通过严格的血缘管理,避免近亲繁殖,确保种群遗传多样性;通过让产仔后的雌性大熊猫第二年进行调整休养,既能帮助其恢复身体,又能 让宝宝有更长的时间呆在妈妈身边学习生存技能;通过将年龄较大和身体素质差的雌性大熊猫淘汰出繁殖队伍,确保每一个繁育的大熊猫幼仔都是体质优秀的个体。“优生优育”理念的全面推行,充分保证了人工圈养大熊猫种群的安全和质量,提高了大熊猫人工饲养种群的活力,同时为人工繁殖大熊猫回归野外提供了更多优质的大熊猫种源。

 将圈养大熊猫通过野化培训后放归野外,使其融入野外种群,从而实现对野生大熊猫的保护,是开展人工饲养、繁殖大熊猫和迁地保护的最重要目的。当完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圈养种群这个“原始积累”后,研究中心人就迅速地将目光投向了野化放归这个领域。

研 究中心大熊猫每年都以两位数的数量在增长,能够源源不断地为野化放归研究提供优质的试验个体,而且还有一批当年就是从野外来的或有过野外研究经验的高级技 术专家,专业涵盖行为生态、生理生化、植物学、遗传学以及病理等学科,再加上研究中心本身就处于野生大熊猫栖息地内,有条件优秀的试验场地和软硬件设施, 所以研究中心是目前开展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和放归各项条件最成熟的机构。2003年7月8日,研究中心在全球率先启动了人工繁殖大熊猫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项目,即“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一期项目”。研究中心人工繁殖的雄性亚成体大熊猫“祥祥”被放入野化培训场进行野外生存能力培训,迈出了实现人工繁育大熊猫回归野外历史性的第一步,成为大熊猫科研保护进程中的重要里程碑。科研人员从多角度探索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技术,在圈养大熊猫个体脱离对人工食物的依赖、建立巢穴、躲避恶劣气候环境与寄生虫、领地意识形成以及野外生存竞争等方面积累了大量宝贵资料。2006年4月28日野化培训大熊猫“祥祥”被放入卧龙自然保护区“五一棚”地区,这是全世界首次将圈养繁育的大熊猫有计划地放入纯野生环境。

2010年6月20日,“卧龙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启动会”在都江堰召开,来至国内外的专家对研究中心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的实施计划等进行了科学论证。7月20日,“草草”、“紫竹”、“英萍”、“张卡”四只完成配种的大熊猫正式启程前往卧龙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生活,野化项目正式进入母兽带仔野化培训阶段。8月3日,大熊猫“草草”顺利诞下一仔,该幼仔是首只在野化培训基地诞生的大熊猫幼仔,它的出生标志着卧龙圈养大熊猫野化培训第二期项目又迈出了关键的一步。研究人员对“草草”及幼仔健康状况、行为、巢穴选择等进行了严密的监控和分析。根据各项测量指标显示,目前,“草草”带领幼仔在野化培训场生活状况良好,而且该幼仔生长发育多项指标均超过了常规圈养条件下的初生幼仔。根据项目研究计划,近期“草草”及幼仔将逐步过渡到更高海拔和更大面积的培训场去生活。

大熊猫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的开展,正在为大熊猫迁地保护从野外来到回野外去画上一个完整的圆圈,将为圈养大熊猫探索一条回归自然之路。通过对放归大熊猫的长期监测,还将有助于进一步深入开展大熊猫野外生态、行为、繁殖、疾病等方面的研究,扩展对人工大熊猫圈养繁殖研究的认识。

2010年11月19日,卧龙“海归大熊猫乐园”在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雅安碧峰峡基地落成,园区生活着“华美”、“美生”、“泰山”、“福龙”、“苏琳”和“珍珍”等6只出生于海外的大熊猫,形成了目前最大的海归大熊猫种群。

多年来,研究中心积极与国内外大熊猫饲养与研究单位开展了长期的交流与合作,在大熊猫繁育、文化交流、公众教育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效。从1996年研究中心第一对大熊猫“白云”和“石石”前往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定居,14年来研究中心先后有14只大熊猫跨出国门,前往世界各地生活,研究中心也先后跟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日本神户王子动物园、奥地利美泉宫动物园、泰国清迈动物园、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国外大熊猫共繁育10胎13仔,存活9仔,大熊猫国际科研合作经过多年发展和共同努力,已取得了累累硕果。此外,目前生活在研究中心的“武杰”和“沪宝”即将前往新加坡开展为期10年的合作研究,“比力”和“仙女”也将远赴日本东京上野动物园。

研究中心大熊猫正在积极参与各项国际国内重大事件与活动,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1999年,为庆祝香港回归,中央政府从研究中心挑选了一对大熊猫“安安”和“佳佳”赠送给香港同胞。2007年,为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中央政府再次从研究中心挑选了一对大熊猫“乐乐”和“盈盈”赠送给香港同胞,目前四只熊猫均生活在香港海洋公园。2008年,大陆同胞赠送台湾同胞的大熊猫“团团”和“圆圆”也来自研究中心。2008年5月,卧龙8只大熊猫前往北京,助威百年奥运;2009年,卧龙6只大熊猫再次前往北京,献礼祖国60华诞;2010年1月,卧龙10只大熊猫前往上海,为世博争光添彩;2010年10月, 卧龙6只大熊猫前往广州,为亚运盛会助威。

在世界各地一次次掀起熊猫热潮的同时,研究中心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大熊猫国际科研合作与公众教育所需大熊猫个体的最主要输出基地和合作平台。不仅充分展示了中国在以大熊猫为代表的濒危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保护中取得的重大成果,还拉近了世界与中国、世界公众与大熊猫的距离。

致 力于大熊猫科研保护是研究中心的历史使命,这个使命未曾因为大熊猫种群发展的难题而改变,更未曾让位于汶川大地震带来的满目疮痍。在大地震中,研究中心全 体员工以誓与大熊猫同在的决心和勇气积极开展自救,冒着生命危险搜救、转移大熊猫,把大熊猫的伤亡降到了最低,取得了抗震救灾的伟大胜利。在灾后重建中, 研究中心着眼于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的未来发展,牢牢把握大熊猫种群质量和野化放归研究的工作重心,综合自然生态环境、科研力量、保护基础、次生灾害等因 素,进行充分论证,制定了基地重建规划。重建基地选址定于卧龙区内耿达乡神树坪—洞口槽—黄草坪一带,拟建成集大熊猫科研、人工繁育、野外放归培训于一体 的综合性基地。同时,还将在都江堰青城山镇石桥村的卷洞沟建立一座大熊猫救护与疾病控制中心。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重建完成后的研究中心将以卧龙为中心, 包括卧龙基地、雅安碧峰峡基地和都江堰疾病防控与救护中心三个基地,集科研、饲养、公众教育、宣传展示、旅游、野化培训与放归等功能为一体,充分满足大熊 猫的生活福利和科研需求,满足公众教育与文化传播的需要,理念更先进、功能更完善、设施更齐备,将成为全世界最大、最先进、实力最雄厚的大熊猫科研保护机 构,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大熊猫保护和研究中心。

从 攻克繁育“三难”,到实施人工饲养新理念,再到迈出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第一步,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始终走在大熊猫科学研究领域的最前沿。如今,从地震 中重获新生的卧龙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爱心饲养”、“优生优育”等先进理念已实现普及应用,野化培训与放归研究项目正在深入推进,圈养大熊猫种群正 在经历由数量到质量、由人工圈养到回归自然的历史性跨越。而遭受地震破坏的卧龙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重建工作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是开启大熊猫科研 保护事业美好未来的又一历史转折点,站在这一起点,我们看到,研究中心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已经步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

   未来的研究中心,将站在全世界大熊猫保护事业的潮头,迎接新的挑战,继续引领和推动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的发展,在大熊猫科研保护事业的新征途上谱写更加辉煌灿烂的篇章!

相关文章